村上隆:不为人知的的那一面

2019-03-21 08:57栏目:艺术

  如果通过村上隆所做的事情来认识村上隆,而不是通过社会赋予村上隆的标签、旁人对他的评价来认识他的话,我们看到的是一位知道自己要什么、具有先知性、多产、敏锐、同时又富有艺术天份与责任感的艺术家。

  村上隆,DOBs March,1995 ©1995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1962年出生于东京的村上隆,考了3次大学,才有了机会进入他最想要进入的大学——东京艺术大学。1993年,他成为第一位东京艺术大学日本画博士。1994年,他凭借着这个古老甚至有点食古不化的学科训练,得到亚州文化协会的奖学金,去到纽约进行为期一年的创作和学习。期间的经验,为他的艺术之路埋下伏笔。1995年第46届威尼斯双年展日本馆,日本策展人南条史生和Dana Friis-Hansen(现为Grand Rapids美术馆馆长)共同策划的展览《超国度文化》(TransCulture),将村上隆、蔡国强等总共15位艺术家带上国际展览舞台。

  在1996年主题为“Present Encounter”的第二届亚太三年展中,村上隆以作品《MrDOB》,总结了日本历史与艺术发展,提出《超扁平宣言》(Superflat)——“未来的世界或许会像今日的日本一样——超扁平”(后再2001年完整其整体论述)。在他看来,“超扁平代表被压缩的平面,电脑工作环境,平面的显示器,或者是在影像中的强力整合的资料”,同时他也认为,“社会、风俗、艺术、文化:全部都会二维化(two-dimensional)”,如今看此宣言,充满先知性。于此,他的作品风格从作品、展览与理论上,都得以确立。2000年日本东京和名古屋Parco画廊的“超扁平”(Superflat)展览,更是此理论最好的视觉图谱,随后更在美国巡回展览。

  Takashi Murakami: Learning the Magic of Painting, 2016. Galerie Perrotin, Paris.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 Claire Dorn. Courtesy of Galerie Perrotin

  2003年,是村上隆在国际上扬名立万的一年,除了在此年成立“Kaikai Kiki Co., Ltd”公司,村上隆与路易威登展开长达12年的合作之外,他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也出尽风头。当时主题策展人博纳米在Moseo Correr艺术中心亲自策划的“绘画:从劳申伯格到村上隆,1964—2003”专题展上,村上隆的地位与重要性不言自立。更甚者,他延伸了他在1996年的“超扁平宣言”,提出了《幼稚力宣言》,替他自己的作品当中的动漫元素做出了解释,“动漫的审美体验是独特的,它会打动你未泯的童心,激起你对童年的美好回忆”,并且直言他自己的创作方式就是“要抓住人的欲望”。

  村上隆在巴黎凡尔赛宫的镜厅、国王、王后的15个房间中展示他的作品,Photograph: Benoit Tessier/Reuters

  2007至2009年,其作品回顾展“©MURAKAMI”在全世界巡回展出,其中洛杉矶当代美术馆、布鲁克林美术馆、法兰克福MMK美术馆与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2010年,他创作出22件作品,将巴黎凡尔赛宫打造成日本动漫世界,遭到法国保守主义人士抗议,他们认为此展“傲慢无礼且十分荒诞,是对欧洲文明心脏一次严重的攻击”,当时有超过4000人签名联署要求取消展览,引起世界的轩然大波。但是,村上隆确认为:“我的展览给凡尔赛宫带来了更好的门票收益。想想库尔贝、马奈、莫奈、梵高等刚出道时在法国的遭遇,就知道法国人的艺术判断力是多么糟糕了。”

  村上隆的“超扁平”收藏,Anselm Kiefer, Merkaba, 2010 © Anselm Kiefer. Courtesy Gagosian Gallery, Photo by Charles Duprat

  2011年福岛地震以后,村上隆在开始了与古对话的“五百罗汉”项目。他开始专研佛教图像,将自己内心的祈祷化作100多米长的五百罗汉画卷,研究幕府末期狩野一信的《五百罗汉图》,画师历时10年画出了100幅罗汉修行和普渡众生的图像,绘制出他个人风格极强也极具野心的作品。来自全国各地的许多人都来看这件作品长达10公里的作品,并打破森美术馆个展参观者人数,因为《五百罗汉图》自古以来就是日本人民喜爱的宗教题材,人们对当代艺术家诠释这个主题的视觉图像感到惊讶和震撼。

  村上隆和他的“超扁平”收藏, Photo: Kentaro Hirao

  村上隆,除了是电影出品人、导演、艺术家、理论家之外,他还是收藏家。2015年,他的“超扁平”收藏展“Takashi Murakamis Superflat Collection - From Shohaku and Rosanjin to Anselm Kiefer”在横滨美术馆开幕。此展作品不仅包括当代艺术,还包括日本和亚洲文物、欧洲古董,当代陶器以及民间艺术和手工艺。2017年,村上隆将自己收藏的陶艺作品以“超扁平”观念连同其他作品在十和田市现代美术馆展出。这个名为“Takashi Murakami’s Superflat Consideration on Contemporary Ceramics”的展览,展出了28位艺术家,超过300件陶艺作品,是村上隆对陶瓷历史的重新思考,也日本陶瓷的价值和当前的美学状态。

  村上隆的“超扁平”收藏,曾我萧白(Soga, Shōhaku),定家·寂莲·西行图屏风(Teika, Jakuren, and Saigyō),江户(Edo Period)中期

  此前村上龙曾经策划过关于“超扁平”的日本当代艺术展,本人更是身体力行地在创作“超扁平”的创作。近年来,他将“超扁平”拓展到世界艺术范围,拒绝不同艺术类型或时代之间的等级划分,并将艺术活动从定义的界限中解放出来。对他来说,“超扁平”是一个动态的,广泛的概念,也是村上隆多年来的作品与项目来回答艺术终极问题“什么是艺术?”的答案。

  村上隆的“超扁平”收藏,吉村大星(Taisei Yoshimura), Azalea, 2012 © Taisei Yoshimura, Photo by Ichiro Mishima, Courtesy of ARATANIURANO, YAMAMOTO GENDAI

  2018年底,村上隆策划的展览“Bubblewrap”(气泡纸)在熊本现代美术馆开幕。这是村上隆过关注日本所谓的泡沫经济时代的艺术运动来反映战后日本当代艺术,反映1945年后的艺术全景。

  战后的日本,艺术与亚文化相结合,村上隆认为在物派之后,超扁平之前,与日本战后泡沫经济同时发生的艺术活动为““Bubblewrap”(气泡纸),村上隆为展览写的文章中,将此加以解释:“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展览,致力于以新的眼光重新诠释战后的日本当代艺术。它是如何雄心勃勃的?展览试图通过许多其他尚未命名的表现形式,将具有知名度的艺术运动物派(Mono-ha)和超扁平(Superflat)串联起来,从而揭示更大的历史叙述。该项目调查了日本’失去的二十年’期间发生的陶瓷艺术兴起和成熟的原因。1990年以后的时期通过缓慢的经济增长和通货紧缩 ,并将其与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艺术并置。展览的创新之处在于它将日本人的核心美感的变化。展览名称’Bubblewrap’,指的是一种塑料包装材料,从整体的角度来看,这个项目仔细地包装这些想法,然后重新安置和重新组织它们。

  Bubblewrap展览主题海报 ©️201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Photo by Tomohiko Tagawa

  YT:这个展览表明,你不仅是一个简单的艺术家,而且对日本当代艺术史有很大的兴趣与关心。你花了多少时间准备这个展览?

  TM:据我了解,当代艺术是一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迅速发展的运动。这就是为什么艺术品拍卖会将它与战前现代艺术区别开来,现代艺术先是在巴黎开始,包括印象派和毕加索之间的许多艺术运动。我们东方人仰视并研究所有这些运动,称之为“西方艺术”,并试图模仿他们,但对于西方人来说,这些模仿缺乏新意。但是,如果我们试图引入东方特有的东西,那么文化之间的差距太大,西方人无法与之相关。我认识到这个难题,并意识到我必须在东西方文化之间建立一座桥梁,以便到达另一方,这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我过去建造的一座桥是我策划的展览三部曲:“Superflat”(超扁平),“Coloriage”和“Little Boy”。目前的展览“Bubblewrap”是这个系列的延续。因此,我花了大约20年时间才达成“Bubblewrap”的策展。泡沫经济破裂后,日本文化人遗憾地陷入困境。然而,同时在高端艺术世界之外,陶瓷和工艺艺术领域的创造者发现了能够在日益贫穷的日本茁壮成长的艺术形式,并在1990年代中期和2010年中期之间追求它们。这种在贫困中寻找美的想法究竟来自哪里?事实上,正当泡沫经济仍处于活跃时,这种意识的种子早已种下,甚至开始萌芽。 “Bubblewrap”展览旨在揭示这一系列神秘事件。

  青島千穂,壁紙:赤目族,2000;雕塑:小劝说,鸡女郎,2008 ©️Chiho Aoshima/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IKKI OGATA

  YT:通过使用自己的个人收藏和博物馆收藏,展览创造了同一时期的私人叙事和公共叙事。这是一种你个人发明的方法,或者你希望使用你的收藏来使策展语言更加活跃?

  TM:我的收藏是我提出的一个项目,我公司的工作人员至今都在为此工作。我开始收藏艺术的原因有很多,但这次展览特别包括各种各样的作品:泡沫经济时期的广告艺术,当代艺术运动的艺术,以及陶瓷等工艺品。由于这些也代表了我个人兴趣的历史,我展出了我所拥有的作品以及美术馆所拥有的作品。

  东京目白“Sakata”古物店旧景新造 Photo by IKKI OGATA

  YT:在这段特定的历史中,有哪些艺术家没被包含进展览中?“bubblewrap”是一种保护重要物品免受损坏的材料。展名是否意味着阻止艺术受到金钱和名誉的损害?

  TM:关于哪些艺术家没有被包含的问题,是有些艺术家拒绝让他们的作品展出。也许他们不想被归类,或者不符合他们的品牌战略。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计划和思维方式,所以我理解他们的决定。但是,我相信,在50年左右的时间里,历史事实将建立一个有序的框架,无视所有其他理想或区别,其中包括艺术家自己的愿望。我的希望是我在脑海中绘制的内容能与未来创建的结构非常接近。

  Katsuhiko Hibino, GRAND PIANO, 1984; BIKE, 1984 ©Katsuhiko Hibino Photo by IKKI OGATA

  YT:你个人形象成为展览的海报。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宣言。在某种程度上,通过你的名声,你成功吸引公众注意到展览。这真是对于名气最好的利用。你将来会策划类似的展览理念吗?

  TM:这张海报包含了一个关于我如何看待未来艺术发展的线月标志着艺术世界变革的开始。在全球范围内,高雅艺术和低俗艺术之间的相互作用并没有导致合成,而是一种突,变成另一种不同存在的化学反应。我把这句话变成了一个形象。基本上,艺术是空洞和中空,它被传递给那些渴望它的人。运输时,它非常小心地包装。我的信息是,最后剩下的只是品牌——没有内容的装饰品——这几乎就像个性一样。穿着Prada,Off-White,Yeezy,Adidas,Raf Simons,Rick Owens,还拿着我的太阳花,我提出的问题是,“由于艺术的内在物质即将消失,留下的是什么碎片? ”,这是很前沿的哲学,我可以说,因为我个人经历了日本泡沫经济的崩溃。很难用语言表达,所以我用视觉表达。这不就是艺术的意义吗?

  现代陶艺家青木亮、安藤雅信、村田森的作品 Photo by IKKI OGATA

  YT:为什么我们需要关心这些“bubblewrap”时期的艺术家?你想通过这些艺术品揭示的想法或真相是什么?

  TM:即使只是在我的一生中,经济已经泡沫并反复萎缩,上下波动。当经济状况良好时,大而华丽的作品脱颖而出,但即使在经济衰退期间,人们仍然希望欣赏艺术,艺术家必须继续创作艺术品。当日本的经济特别糟糕时,日本人就转向了工艺品。一丝不苟地精心制作的工艺品,同时价格便宜。通过观察这一现象,我认为它可以为经济状况良好的国家或由于经济衰退而文化停滞不前的国家提供有用的参考。

  GROOVISIONS,chappie 33,2001,墙面为Mr.和佐藤玲的作品,©GROOVISIONS ©Mr./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Rei Sato/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IKKI OGATA

  TM:从地理位置来说,日本是远东的一个小岛国。世界各地的人们,仍然认为日本只限于刻板印象,例如艺伎、武士、寿喜烧、茶道和摩天大楼。但是,生活在日本的日本人,已经偏离了这些刻板印象,每天都在极其特定的环境中生活,因而能够有新的发现。日本以外的国家还没有看到日本人,“经济上的输家”,所具有的这种精致,错综复杂的美感。我希望人们能在这次展览中找到它。

  大谷工作室的陶艺作品,场地由艺术总监Toshihiro Isomi设计,©Otani Workshop/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IKKI OGATA

  YT:实际上你是一个非常认真的艺术家。但总是创造一个有趣的个人形象。在你过往的艺术品中,也揭示了你的艺术根源(日本画)。你认为外界准备好来认识你认真严肃的那一面了吗?你是否认为大艺术家也有责任像社会活动家和哲学家那样回答终极问题?

  TM:艺术家存在于这个世界有两个主要原因。一个是最终成为艺术家,但无法适应社会并感到孤立。我的情况还蛮特殊的,我的大脑有些发育障碍,我无法很好地与其他人交流。这是我从小就遇到的问题,我试图通过制作艺术来跨越这些障碍。例如,我经常在Instagram上摆出的姿势——双手咧嘴笑——是同样的想法。我这样做是因为我不擅长使用除日语以外的任何语言,我认为微笑和看起来很滑稽,会传达我的友好意图。

  但是,在制作艺术时,我并不总是这么有趣。我的艺术结合了我内心悲观、负面情绪,以及我对社会的陈述。从本质上讲,我不像政治家有那样影响力的重要人物,但我持续以个人的方式创作艺术,希望我的艺术能让人感到些许平安。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5个月两次坠机,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问吧!

今日相关新闻

  • 村上隆:不为人知的的那一面
  • 杨小彦:没有了原创性那还要艺术干什么
  • 王淑平论什么是人类的女权主义文化艺术与思潮
  • 作品回顾!艺术家张春华去世具体是什么情况?
  • 殷长根先生的书画艺术赏析
  • 徐冰:一个艺术家在世界上是干什么的?
  • 尹先敦书法篆刻艺术赏析
  • 让留学生大呼“漂亮”的嘉定竹刻到底是什么?